您所在的位置:医疗保险>正文

未来十年医生收入将会发生哪些变化?

聚行业--医疗保险 info.pharmacy.hc360.com   作者: 张鑫嘉  2018-01-11 16:25

医疗保险-全文略读:医生的价值要由市场决定,而不是由领导决定,我们一方面想拿市场化收入,另外一方面我们想拿国家干部的保障,这个想法是不行的。医生自由执业很关键,所谓的医生自由执业不是多点执业,他的含义是医生的作用价值让市场决定,愿意在公立医院干,愿意在私立医院干,愿意...

 

医疗保险--未来十年医生收入将会发生哪些变化?

 

 【慧聪制药工业网】十年后,医生收入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近日,微博发起“医生的待遇在未来十年会有所变化吗?”的话题,新浪网友对这一话题各抒己见,预测十年后医生的收入境况。

 

 医生说:医生待遇未来十年肯定会有变化

 

 @Woodoctor:对于勤奋努力的医生来说,他的待遇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而对于不思进取的医生来说,被被淘汰的可能性会比较大,能保持稳定就不错了。

 

 @血液科周医生:排除物价上涨因素,个人预测:1,医生待遇提高的可能性为80%,其中:显著提高占50%,非显著提高占50%。2,医生待遇下降的可能性为5%。3,医生待遇持平的可能性为15%。

 

 @fanhaoxin:未来十年,医生的待遇肯定会提高,但大幅提高的,肯定是跳出体制内医院,去社会办医医院的那帮人。医疗改革,必定会走国企改革的路。?

 

 @神内医哥:做为一位老医生,我认为5-10年后中国优秀医生的收入会令从业者感到满意。?

 

 @皮肤科徐宏俊医生:医生的待遇在未来十年肯定会有变化,薪水会比现在有所增加,但肯定不是大幅度,肯定赶不上欧美国家给医生定的薪水标准,医生的薪水标准也不会处于顶尖级的薪水水平,这是由中国特殊的国情来决定的。

 

 什么时候医生和护士的薪水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我认为很大一部分取决于每一个医生和护士能不能自由执业?到一天,中国所有的有医师资格证书的医生,有权利和自由进行自由执业,而且相伴有医疗保险制度的完善,那么那个时候医生和护士的薪水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学者说:医生待遇应该这么变!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中国医生的收入严重低于合理标准!

 

 医生必须获得合理和体面的收入,这不应来自政府行政权力、不应来自医生手中的权力,而应来自医生自己提供的专业服务。只有这样,医生才能获得应有的职业尊严,才会得到病人和社会的尊重。建立一个合理的医疗服务定价机制是保证医生合理收入的重要前提,而一个合理的医疗人才流动机制和医生自由执业体制是形成医生合理收入的重要前提。

 

 一些地方试图通过行政力量,来测算和制定医生收入的标准,这种努力往往无法收到理想的效果。医生收入是否合理,人才市场的流动最能发出准确信号。当优秀人才不愿意学医,当医学院毕业生不愿意行医,当医生不愿意让自己的子女去接班,医生的收入一定严重低于合理标准。

 

 为了建立一个以病人为中心的合理医疗体制,医生的职业本身首先需要归位,这样医生的职业尊严才会一起归位。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让医护成为高收入者才具有公益性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医疗服务一味地廉价下去,医护人员一辈子奉献出去,公立医疗机构永远“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必然会损伤年轻人进入医疗领域的积极性。因此,谁也都知道谈“公益性”而不言利终究是不行的,于是所谓“政府补偿”的政策就应运而生了。

 

 我们很多人对政府的期望甚高,也对政府的能力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在他们看来,只要政府一出手,就能实现“社会公益性”,于是“政府主导”的呼声不绝于耳。问题是,政府主导什么?怎样主导?其中,最为流行的一个思路是政府主导公立医疗机构,落实所谓“政府补偿政策”,让公立医疗机构提供低价甚至免费的基本医疗服务。简言之,“公益性”等于“政府主导”,再等于“政府补偿”,甚至把公立医疗机构养起来,“吃皇粮”。

 

 “公益性”这种好话谁都会说,但是“公益性”究竟是什么,在一个特定领域“公益性”的具体目标是什么,究竟采用何种制度和组织安排去实现你自己设定的目标,这才是最为关键的。按照某些人的主张,要实现“公益性”,国家就应该什么都管。就医疗领域而言,国家应该对规划、筹资、补偿(或支付)、服务提供、运营管理、质量保证、绩效评估等进行全方位、全环节、全天候的管理。国家俨然成为法力无边的观世音了。

 

 很多人认为,既然医务人员不应该赚大钱,那么具有“公益性”的医疗服务也应该是廉价的,而所谓“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就意味着公立医院应该成为廉价的医院。在中国的老话中,“公益性”其实就是“义”;而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谈“义”就不能言“利”,而言“利”必然会使“义”丧失殆尽。

 

 然而,在实践中,基于这一主张和理念所形成某些医改政策,要么没有必要,要么不可实施,要么不可持续,因为这些政策正如计划经济的体制和政策一样,只不过“看起来很美”,但却极大地挫伤了广大医护人员的积极性,最终让广大老百姓感受不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令“公益性”荡然无存。

 

 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医生价值要由市场决定

 

 香港公立医院医生工资怎么定?绩效考核体系,私立医院一个月15万港币,公立医院乘以70%,私立医院不但要求你不犯错还要干得好,公立医院只要不犯错就行。这个根据私立医院打7折,比说绩效考核简单很多。

 

 医生的价值要由市场决定,而不是由领导决定,我们一方面想拿市场化收入,另外一方面我们想拿国家干部的保障,这个想法是不行的。

 

 医生自由执业很关键,所谓的医生自由执业不是多点执业,他的含义是医生的作用价值让市场决定,愿意在公立医院干,愿意在私立医院干,愿意在社区干,他愿意干什么,这个是他说了算。

 

84
标签: